私募大V爆料上市公司“黑吃黑”,证监会启动核查

财经
44阅读

澎湃新闻记者 孙铭蔚

卷入前私募冠军叶飞关于“市值管理”爆料的上市公司越来越多。

据叶飞实名认证的微博内容,他计划爆料18家上市公司,“一周一家。”

5月14日晚间,证监会就此事回应称: “对于媒体报道情况,证监会高度重视。5月13日,上交所即启动排查相关账户,并于当日下午向公司发出《监管工作函》,要求公司进行自查,并如实披露相关情况。我会派出机构已约谈公司及相关各方,并启动核查程序。”

叶飞在5月14日15时37分发布微博称“向公安的某领导汇报工作”,澎湃新闻记者就此向其核实是否与证监会约谈有关,叶飞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属实。

不过,截至发稿时,叶飞尚未向澎湃新闻记者出示任何可以证明他所说内容的证据。

5月14日,澎湃新闻记者也曾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叶飞提及的几家公司,中源家居、维信诺、昊志机电的工作人员均表示并不存在相关情况,隆基机械未接听电话。

昔日私募冠军公开“讨债”

5月9日,昔日的私募冠军、倚天投资董事长叶飞在微博上发文,爆料了一单涉及上市公司市值管理的“黑吃黑”事件,矛头直指中源家居。

梳理5月9日至今的叶飞的微博可以看到,中源家居想做“市值管理”,找了盘方,盘方又通过其他中间人找到叶飞,让叶飞联系下家(一些公募基金经理和券商资管)。

叶飞在5月13日的直播中透露,其为第四层中间人,申万宏源证券刘鹏为其上家,操盘方是一名为蒲菲迪的女性。叶飞还在微博上曝光了刘鹏的电话号码,蒲菲迪的个人身份证号码、住址、联系方式等。但叶飞并未透露参与此事的公募基金及券商资管的信息。

随后,盘方赖账,股价下跌又让“接盘”的下家有所损失。“当时盘方和上市公司要出货3个亿,然后因为对接货的公募资管不熟悉,所以先出3000万、5000万试试渠道是否通畅。”叶飞称。

交易却没能按照约定进行。叶飞称,“一开始说的是锁仓代持保底给保证金,盘方拉升30%以上,结果呢?不仅不是锁仓,还直接出货给我们,而且还不付保底的保证金。”

叶飞称,由于上家只付了不到10%的定金,没有付其他费用。作为他下家的公募基金和券商资管,损失了几百万元,一直问他要尾款。

叶飞表示,如果中源家居董事长、董秘等不及时联系他,不认真处理,而是赖账或者继续骗他,他将向中国证监会实名举报。

天眼查显示,一家名为莘天使基金管理(深圳)有限公司的私募基金,现任实际控制人名为蒲菲迪,目前持有该公司70%出资额,该私募成立于2016年1月。不过,这位蒲菲迪与叶飞提到的蒲菲迪是否同一人,还有待证实。

中源家居回应

叶飞认定,上市公司也牵连其中,因为盘方曾提供过中源家居200名股东名册等资料。

5月13日,上交所启动排查相关账户,并于当日下午向中源家居发出《监管工作函》,要求公司进行自查,并如实披露相关情况。

5月13日晚,中源家居就该传闻发布公告逐条澄清,称公司从未委托盘方开展“市值管理”,与叶飞及所谓盘方人士也并不相识。

中源家居表示,自上市以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均未直接或通过第三方以口头或书面形式委托有关盘方购买公司股票,开展“市值管理”,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也未接触或与蒲菲迪、微博大V“叶飞私募冠军直说”相识。

就传闻中所提到的“提供股东名册等资料”一事,中源家居称,公司股东名册由公司董事会办公室证券事务代表专人管理,公司严格按照《公司章程》相关规定,在股东提供相关身份证明后,为公司股东提供股东名册查询服务。

根据公司股东名册查询登记情况,2020年以来,2名股东曾多次通过电子邮件查询公司股东人数信息,公司在核实其身份证号码等股东信息后,均予以电话联系股东并告知查询信息(公司未提供股东名册相关文件);1名股东曾多次通过电话查询公司股东人数、前200股东持股合计数变动信息、前十大股东持股数量变动信息,公司在核实其身份证号码等股东信息后,以电话联系股东并告知查询信息(公司未提供股东名册相关文件)。

中源家居还表示,2020年以来,为申请公开发行可转债,公司曾向聘请的中介机构国泰君安证券提供2020年9月30日的合并普通账户和融资融券信用账户前200股东名册,曾向聘请的中介机构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提供2020年9月30日的合并普通账户和融资融券信用账户前200股东名册、2020年12月31日合并普通账户和融资融券信用账户前200股东名册、2021年2月19日合并普通账户和融资融券信用账户前200股东名册及无限售条件流通股前100名股东名册,作为尽职调查使用。除上述所列情形外,公司未对其他股东提供股东名册查询信息,或对外发送或出示股东名册相关文件。

中源家居成立于2001年,2018年2月登陆上交所,主要从事沙发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公司实控人为曹勇和胡林福。

涉及18家上市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中源家居股价频繁出现暴涨暴跌,而被投资者吐槽为“第一杀猪盘”。

2019年4月至5月,中源家居股价从48元跌至26元下方,跌幅超过45%;2020年3月至5月,中源家居股价从39元跌至23元下方,跌幅超过41%;2020年8月至9月,中源家居股价从36元跌至25元下方,跌幅超过30%。

而与本次举报事件相吻合的下跌时段是2021年3月31号那波连续四天的闪崩。中源家居从30.33元/股的高点放量下跌,4个交易日累计下跌近40%,其中连续两日跌停。5月14日该股下跌3.14%,报收18.5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继中源家居之后,叶飞的爆料又牵涉到了维信诺、昊志机电、隆基机械等多家上市公司。

澎湃新闻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上述三家公司,维信诺的工作人员称经公司核实不存在相关情况,以公告为准。昊志机电的工作人员表示不认识叶飞,也没有聘请第三方进行“市值管理”。隆基机械董秘办的电话始终没有接通。

微博截图

“你们骗了我,不行。谁也不能骗我。”5月13日,叶飞在直播时表示。

隆基机械被叶飞直接点名:“去年四月底那波大跌!曾波的庄。”2020年2月4日起,隆基机械由低点4.52元一度上涨至4月8日的10.36元,最高涨幅达129%,但不久后股价便暴跌,在遭遇三个跌停板之后股价几乎腰斩。

叶飞何人?

倚天投资网站显示,出生于1979年的叶飞,毕业于南京大学数字多媒体专业,15岁便开始涉足中国证券市场,2003年进行机构私募投资,至今已有20来年的操作史。

2010年,叶飞成立倚天投资,主要从事实体项目与证券市场投资,曾管理倚天2号、倚天雅莉3号对冲私募基金,倚天鸳鸯刀17号、倚天神雕侠侣1号,以及与广发证券合作发行倚天七剑下天山7号等多支基金。值得一提的是,他在2015年管理的倚天雅莉3号基金,因收益达351%,成为全国阳光私募基金半年度冠军。

不过,此后的叶飞可谓麻烦缠身。

2016年至2017年,倚天投资两次出现在证监会通报的被采取行政监管措施的机构和个人名单之列;2018年,倚天投资因不能持续符合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要求,被证监会注销私募基金管理人资格。

本期编辑 周玉华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