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暴雨救援 | 车飘起来从隧道口顶部逃生 有车主逃出后返回救人

头条
8阅读

7月23日早上9点,京广隧道北段外路面上的两侧车道已逐步恢复通行,12点午高峰时段呈现拥堵状态,多名交警及志愿者在街头指挥交通、疏通路段。

经过连续3天的抽水,京广北路隧道出口斜坡上已经没有了积水,路面呈现出完全露出的状态,道路清障车接二连三地将清理出来的车辆运走。

不少车主当天仍守在隧道口附近,希望能尽快找到自己的车。

跑出后又返回救出面包车上一家

“我昨天绕着附近找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车”,陕先生告诉正观新闻记者。7月20号下午,冒雨开车从沁阳赶来郑州接朋友的他,至今已经在这里逗留了3天,从21号起就守在了京广北路隧道出口附近寻车。

“20日下午3点多,我过来的时候整个隧道都还没有积水”。因限行无法从隧道一分流出口驶出,陕先生称自己很快就穿过隧道,开上了出口处的斜坡。“那个时间前面很堵,雨越下越大,就有三个小伙子站了出来,指挥车一辆辆往前并,让大家的车都前进了不少”。

陕先生告诉正观新闻记者,当时路面上积水较深,但对隧道没有造成威胁,自己还和其他司机商量要不要掉头,怕被困住中间才作罢。

4点多雨势更大,水流突然开始倒灌隧道,水位迅速上涨。“我还觉得车应该淹不着,就坐在车里玩手机”,陕先生说,此时有几个接近隧道斜坡底部的车主已经开始弃车向上走,不停的挨个拍车窗,喊着让大家赶紧出来,他才发现当时水已经快到腰了。

“出来之后我们站在隧道的绿化带上,看到我车后面一个面包车打不开门,当时车已经被水淹了半截。”陕先生和几个车主冲过去拉开门,把里面一个老人和小孩拽了出来。“救人的时候听到后面还有人喊救命,后来雨太大了就什么都听不到了,还有两个人套着游泳圈游进去救人”,陕先生说,出来之后他们走上高架,眼睁睁看着隧道的水完全灌满。

在附近徘徊的杨先生,遭遇也如出一辙。“幸好当时车上只有我一个人”,再回忆起当天的情形,他还是忍不住后怕。当天下午将近四点,为了回商丘老家给孩子送书包和补习资料,他开车行至京广北路隧道出口处。“没想到遇到了水灾”,回想起第二天给家人报平安的心情,他眼眶蓄泪,脸涨得通红。

他告诉记者,当时水势很急,旁边一辆开着宝马的夫妻因为是新车,不愿意走,最终在快被淹没时两人从天窗爬出来才得以逃生。而他先出去以后站在隧道绿化带上,接过了一个男司机递过来的孩子,让对方有空将另一个孩子从车里拽出来。迈过积水上高架后,全身湿透的他躲在一个陌生人的车里避雨,最后找到一个饭店坐了一整夜。

等待的同时他也为自己的损失发愁,自己是网约车司机,没有车就无法工作,而且和陕先生一样,他的车也没有涉水险。“谁应该为这次事故承担责任”?杨先生有些难过。

车飘起来从隧道顶部逃生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司机此时也和陕先生一起等待着。

他告诉记者,自己这次真正称得上是死里逃生。当时他们车里一行三人,几乎位于坡道的最底部,大水猛涨时他们的车飘了起来,当时水位太高已经无法弃车逃生。

“我是三个人里面唯一不会游泳的,当时我们就躲在车里锁死车门,打开了天窗”。车飘起来后,水位迅速上涨接近隧道口顶部的横梁间隙,三人从天窗依次钻了出来。会游泳的两人在水中托举,让他双手扒住横梁,年过五十的他,借着水的浮力和边上的线杆拼命爬了上去,随后借着水势三人互相拖拽,才最终从横梁上全部逃出,隧道口的水此时已经涨满,三人乘坐的奥迪A8完全沉入了水中。

事后,这位司机才发现自己的手上有多处擦伤。“我们车上的公文包里还装有重要文件”,这位司机皱紧了眉头,“涉及一场几百万的官司,对公司很重要,哪怕车不要了,文件得拿回来”。

交谈之间,又有车主陆续前来,坐在台阶上休息,相互交流着当时的经历,等待着自己的车从水底重见天日。

“受道路和停车空间限制,被救出的车辆主要在航海路京广路周边停放,航海路道路两侧为主要停放区域,京广路淮河路也有一些。”民警在接受郑州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日郑州雨水逐渐减少,市内道路状况渐趋正常,提醒广大车主尽快对暴雨中抛锚的车辆进行拖移维修,交警部门也将对路中停放的车辆进行就近拖移安置。

一位现场的中国安能救援队员则表示,隧道水位较昨天已经大幅下降,预计今天京广北路隧道将抽水完毕。

正观新闻记者:古晨茜

编辑:韩玉 杨恒瑜

统筹:石闯

来源:正观新闻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