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道歉,张艺谋与姜文的合作,被低估太久了

娱乐
8阅读

老谋子的新电影又要上映了。

新片上映前,再次看了老谋子的老片发现,24年前,老谋子和姜文合作的《有话好好说》真就是现代都市生活的语言。

跟他以往的《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话》那般宏大的叙述和民族史诗不同,这部《有话好好说》从电影的英文名“Keep Cool”就透露出了电影的放荡不羁。

短发的瞿颖,摇晃的镜头,都市的预言,在这里上演。女孩的心,说变也就变了。

01 回到故事

赵小帅(姜文饰)跟安红(瞿颖饰)分手了。

分手后,赵小帅想着复合,他对安红死缠不放,安红往哪走,他就跟到哪。

公交车,天安门广场,街道...转角,安红消失在了都市的摩天大楼里。

她回到自己家中,赵小帅没去过安红家,但是他知道她就住在这里。

他在楼下雇着一捡破烂的大爷(张艺谋饰)在楼下喊安红的名字。

这一闹,刚开始还起哄。

喊久了,楼里边的居民就不乐意了。

大白天,闹市扰民,居民楼的人打开窗户骂他,让他赶紧走,楼上的调皮捣蛋的学生,泼水

这一喊就好几天,安红有些忍不住了,把赵小帅喊上来,要跟她做个极端的了断,然而这了断还没开始...

楼下又有人拿着大喇叭喊:「安红,我给你念首诗,有什么事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没有人懂女人的心思,这一下把安红给激怒了,赵小帅衣服也顾不上,跑下楼让那人别喊了,然而,一转身,安红却走了。

赵小帅跟着安红的屁股后边,给她解释,她压根就不听他的解释,或者说,她就不在乎他。

那天跟往常一样,赵小帅在小区门口等着安红出来,但没想到的是等来的不是安红,是安红的新男朋友刘德龙。

男友前前男友,避免不了一场恶战,更何况刘德龙是搞夜总会和KTV的老板,一场交谈演变成了一场街头斗殴。

赵小帅寡不敌众,被打进了医院。

赔偿是少不了的,但索要赔偿额路上有个小插曲。

赵小帅和刘德龙的街头斗殴的混乱中,他一把抢过了路人张秋生的背包,当作武器给砸了过去,可这包里装的是一台笔记本电脑,这一砸就把电脑给砸坏了。

砸到地上之后,又被刘德龙的马仔给狠狠多了几脚。路人,张秋生肯定是不可能吃这个哑巴亏,于是他奔走赵小帅和刘德龙之间,讲道理,要索赔。

坏也就坏在这里,张秋生把赵小帅的好事给破坏掉了。

街头斗殴那事过后。

安红有些内疚,再加上刘德龙的不专一,她离开了他,又跟赵小帅好上了。

时间正好,强调正好,氛围也到点上了,两人眼看就要上演一场“恶战”了,结果有人敲门。

敲门的那个人是张秋生,他来找赵小帅聊赔偿合同的那事。

安红又愤怒的离开了....

赵小帅生气啊,但他生气不在张秋生,这事就不因为张秋生而起的,起因是刘德龙。

刘德龙在街头打了他,让他失去了尊严,失去了爱情,他的男性尊严被践踏了,他要找回自己的尊严,就必须要剁了刘德龙的一只手。

张秋生听到这话,就在旁边劝他,他不想惹是生非,他只要想索赔电脑的钱,但他也不想让赵小帅去跟刘德龙流血冲突。

张秋生是知识分子,相信自己可以用理性解决纷争。饭桌上,穷尽各种道理和赵小帅说理,结果都被赵小帅给噎回去...

大道理讲不通。

张秋生就给赵小帅下套做比喻:同样结果,选板砖10天,拿菜刀5年。

他想让赵小帅选板砖,因为板砖打的是手,顶多重伤,也不至于犯重罪,断掉人一只手。

张秋生失算了。

赵小帅说:先拿板砖拍再拿菜刀,反正都坐了5年了,不在乎多这个10天...说完,赵小帅赔了台电脑给章张秋生,让他走。

张秋生,作为知识分子,他感受到了受到了道德侮辱。他小心翼翼地捍卫着游戏的规则,可是到最后却不过是一场空,

他开始丧失理智,疯狂地阻止赵小帅的复仇计划...

结果在这个过程中,他的男性身份也被质疑,于是他爆发了,瘦弱年迈的知识分子,举起了菜刀,一副大义凌然的无畏的模样...

口吃的人没疯,满腹经文的知识分子,在这个庞大的社会环境下,失语疯掉了。

电影很精彩,我这里不剧透,大家想看的可以自己去看,我这里只是简单过一下故事。

02 老谋子的路

这部电影上映时是1997年。

那一年,姜文拍了《阳光灿烂的日子》,他是中国最备受瞩目的青年导演。

那一年,张艺谋早就有了《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他是中国电影的名片。

许多人认为,文艺片不卖钱,错了。

在那个年代,文艺片是卖座的,只是卖的不是国内的观众,是海外发行的版权费。

全世界的导演之所以挤破脑袋也要去欧洲三大电影节,不仅仅是为了那荣誉的奖项,也是为了电影能够更好地卖出去。

每年的三大电影节都会聚集全世界的电影片商与发行商,每一部优秀的电影都可能被看到。

张艺谋的《有话好好说》也带去了欧洲三大老牌电影节之一的威尼斯电影节。

电影拿了金狮奖的提名。

那年的金狮奖颁给的是北野武的《花火》,老谋子输给了日本的北野武,并不冤屈。

北野武在《花火》里道尽了日本的“素简”文化与生死世俗的信念,它是全新的日本电影。

张艺谋在《有话好好说》则用的是一种全新的视角去记载着中国的变迁与发展史。

很多人对张艺谋有偏见,

说他就知道拍中国的落后,把中国过去的愚昧和落后,给了西方人猎奇中国的窗口。

这是对张艺谋的误读,但凡看过张艺谋的《有话好好说》就不会这么去想,为什么?

因为老谋子不用象征和色彩的符号,也没有民族史诗的沉重,就拍了商业的黑色幽默故事,

在过往的张艺谋电影中,没有安红,有的是巩俐饰演的“九儿”与“颂莲”的民族史诗。

在过往的张艺谋电影中,没有张秋生,有的是救世主身份般存在,又或者是具有启蒙性质身份的知识分子,但在《有话好好说》里,知识分子是失语的。

这种强烈的反差对比带来的荒诞感与黑色幽默,正是张艺谋希望观众所能看到的。正在成长起来的90后代表赵小帅,逐渐向以80年代启蒙文化代表的旧知识精英代表张秋生发起挑战。

于是,在这部《有话好好说》里,张艺谋放下民族包袱,放下史诗身份,放下形式色彩

第一次把镜头对准了首都北京,张艺谋以极其启蒙和审视的目光,预言了今天的中国都市,他以黑色幽默的方式窥视着人的精神的缺失与阉割...

这也就意味着《有话好好说》是一部属于中国的都市电影。

它跟之前的那些《红高粱》《秋菊》《大红灯笼高高挂》都不同,因为张艺谋在这部电影里边,他放弃了放弃了说理的可能性。

跳跃的镜头剪辑,镜头语言,模糊的故事背景,都在指向这个本身就复杂且模糊社会。张秋生疯了,荒诞式的反转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剧情。

这是张艺谋探索的“市民社会”的思想结果,他看到了,过往的知识分子正在失去话语权,逐渐登上历史的舞台的是那些年轻人与市民阶层。

张艺谋过去为什么会拍愚昧和落后?

因为那个时候,思潮就是那样推动着老谋子的,那个时候的思潮就是伤痕风潮,是改革中,保守与开放之争,而张艺谋每一次都是站在了时代的浪潮尖上。

他拍《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是在借:过去的落后与被压抑着的性,告诫中国人要进步,要往前,要启蒙,要思想醒悟。

什么影评人高谈论阔的色彩与镜头语言的调度,都只是电影主题表达的一部分,我们不能因为看到符号式的电影表达就忽视了电影与时代的关系。

在张艺谋电影里边,最重要的就是他所思考的,电影与人,社会,时代的联系。

只是很遗憾的是,那会的人们似乎总是对崇高有着讽刺与嘲弄,张艺谋把《有话好好说》带去威尼斯之后,得到是国内一圈影评人的讽刺与否定。

舆论的大环境下,电影也没能取得满意的票房成绩,姜文和张艺谋的电影拍摄合作也正式结束,姜文转头彻底做了电影导演,张艺谋也走上了属于自己的道路。

24年前过去,这部电影早已成为了资料中的档案,但24年了,不变的是,张艺谋对电影的心

老谋子对电影是终其一生在追求与创作的人,他对电影始终抱有理想,有态度,张艺谋从未停止过自己探索的脚步。

就像《有话好好说》的结局里,作为启蒙知识分子的代表张秋生被侮辱被排挤,但是他用疯狂捍卫了自己的尊严,启蒙的知识分子获得了肯定。

张艺谋,一直在做着他想做的事情。哪怕外边是狂风暴雨,他也在追求心中的灯塔,

那是他中国电影的伊甸园。

来源:云纳君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