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父子海浪中救人 26岁儿子不幸遇难

头条
4阅读

十一长假第二天,1.82米的阳光小伙张子琛在海南海边见义勇为不幸遇难。

“高兴来游玩,却发生这个事,人活着来的,却带着骨灰回去……”10月6日,痛失独生子的陕西宝鸡人张晓军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刚从儿子离世的那片海域走了一圈回来,内心隔着大海无数次呼唤儿子,却再也听不到儿子的声音。

张晓军告诉记者:“10月5日下午追悼会火化完之后,他妈妈把他的骨灰带回家去了,我准备在琼海这里过完儿子的头七再回去。”

生命是脆弱的,生命也是散发耀眼光芒的!

致敬英雄!

惊险

浪高水急 有人呼救

海浪一两米高,“儿子胳膊已经伸过去了,准备抓住他”

十一长假,张晓军一家人开车从陕西宝鸡到海南琼海度假。他怎么也没想到,10月2日傍晚儿子会在博鳌镇白金湾海滨浴场发生不幸。

“当天下午6点半左右,我们父子俩一块儿在水里玩,他(求救的杨先生)离我们有三四米远,听见他喊‘救命’,浪突然涌起来,起码有一两米高。”

张晓军回忆,“我俩回头一看,下意识地几乎同时往他喊救命的地方游。“我刚游了一两米,一个浪就把我打回去了,我儿子游得快一点,在我前面,期间我多次返回,但海浪一个接一个,海水很凶猛,一次次把我打了回去。等我回过神,看到我儿子已经游到他跟前了,手都已经伸到他跟前了。此时,海水上涨,浪又大,我大声喊叫‘赶紧往回游,往岸上游’,因为海浪声音太大,我就听我儿子喊了句‘爸,不好’,后面他们说啥也听不太清了。”

痛心

英勇救人 遭遇不测

父亲筋疲力尽上岸,事发地下游不到1公里找到儿子遗体

张晓军告诉华商报记者,在海浪里遇险的杨先生带着妻儿是从杭州来度假游玩的,“我上岸时,他妻子正在岸边等着,长时间没看到丈夫上来,她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

张晓军表示:“我已经筋疲力尽,当时不但水面升高,海浪也变大了,不断升高再拍过来,当时在现场干着急也无能为力救不成。”张晓军表示,连忙拨打了119、120救援,一个多小时后先后找到了杨先生和儿子的遗体。“在事发海岸下游不到1公里的地方发现我儿子的遗体,是海水冲上来的。”

张晓军说,儿子身高1.82米,年轻力壮练过游泳,如果不是为了救人,早点上岸就不会发生不测。“当时就是下意识地第一反应,我俩几乎连眼神都没对,没有沟通,一听到‘救命’声就直接朝他游去。”

“遇难的杨先生的家属也很悲伤,他的家人给我们打电话表示了感谢,他们没有参加追悼会,毕竟杨先生也不幸遇难了,他们处理完后事后带着他的骨灰返回了杭州。”张晓军告诉华商报记者,派出所民警做笔录时,杨先生的妻子跟民警说了一些丈夫的情况,“民警说杨先生有潜水证,他当时穿的是泳衣。”

伤忆

乐观孝顺 天人永隔

失去爱子的切肤之痛,父亲听着儿子的歌去了那片海

张晓军是中国中铁宝桥集团的职工,家人都是宝鸡市人,救人溺亡的儿子是夫妻俩的独生子。

“他在西安上的大学,毕业后和同学在西安开过火锅店,后来又去西宁工作过,前年被聘到这家公司工作,这两年一直在辽宁葫芦岛上班。”张晓军介绍,儿子在辽宁葫芦岛一家民企公司上班,分管采购和物流。“他国庆放假回来,我们全家带着我母亲、我姐姐开车来海南游玩,没想到,到博鳌的第二天就发生了不幸。”

张晓军夫妇在经受失子之痛后哭得死去活来。“我刚从事发地海边走了一圈回来。他救人的情景已经刻在我的脑子里,晚上一躺下就是那个画面,一辈子也忘不掉。”张晓军听着儿子创作的《贝加尔湖畔》《出现又离开》,去了那片带走儿子的海。

“我已经连续几天几夜没合眼了,10月5日儿子火化后骨灰已经被我妻子带回宝鸡了。10月8日儿子头七,我要在现场祭奠一下再回家,我和我姐我母亲都在这儿呢。”

26岁儿子是家中独生子,“他本来不太想来玩,替我开车才来的”

“他应该还没谈女朋友,起码没有公开或往家里领人。他是艺术生,从小爱唱歌,自己写歌谱曲,还得过一次陕西大学生唱歌比赛第二名。”水晶奖杯显示,张子琛曾获得陕西学前师范学院校园好声音专业组亚军。

在父亲眼里,儿子乐观积极,“他就是热心肠,亲朋好友都知道他乐于助人,他这回做好事把自己做走了,哎!”张晓军一声沉重的叹息。

“儿子才26岁啊!我今年52岁,家里就他一个孩子,孩子没了,老的把小的送走了,往后我们的生活该怎么办呢?太痛苦了……”

送别孝顺懂事的儿子,张晓军痛不欲生,“我们父子感情很好。这次他本来不太想出来玩,但他觉得我的脚刚做完小手术开车不方便,就跟我来了,也是为了替我开车,他是心疼我的身体。”

张晓军表示,儿子人缘好,单位领导、同学得到消息后,很多人赶到海口送儿子最后一程。“孩子同学来了不少,他单位老板知道后从辽宁赶过来了一直陪着我们,我儿子火化后,单位老板才走的。”

追悼

感怀英雄 各方悼念

家属称拟追授烈士,市里委托镇政府在海口殡仪馆开追悼会

张晓军证实,琼海市和博鳌镇政府对儿子见义勇为救人的事迹很重视。

“事发当天连夜开会,第二天又开会研究,给我们说等救人事迹公示期结束授予他‘见义勇为’称号后,下一步准备给他申报烈士,准备追授他为烈士。”张晓军介绍,“琼海市领导委托博鳌镇政府组织在海口市殡仪馆给我儿子开了追悼会,镇政府领导参加了追悼会。”

10月6日,华商报记者联系琼海市委政法委,吴姓工作人员向华商报记者证实,张子琛救人的事迹基本事实是清楚的,10天公示期内应该不会有异议。公示期满后根据市委市政府工作程序正式向其授予“琼海市见义勇为积极分子”称号。

在出事前一天,也就是10月1日,张子琛在微博中还分享自己的假期生活。10月7日,人民日报、新华每日电讯等央媒发文报道陕西小伙张子琛。网友们纷纷留言“英雄,一路走好……” 华商报记者 李华 李琳

对话

海滩溺亡者妻子

两次向酒店电话求救没人管

10月6日,溺亡游客杨先生的姐姐杨女士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称弟弟是海南琼海博鳌海景酒店私属海滩殒命的不幸者。“我们觉得特别遗憾,当天遭遇不幸的两个人,背后是两个家庭的痛。”

“他体力不支呼救,大叔的儿子过去救我弟弟”

“10月2日中午,我弟弟和弟媳带着5岁的大儿子去的海边,小的2岁留在家。这个海滩浴场门口就是酒店,他们觉得安全可靠才入住的。”

10月2日下午6点多,杨先生前往自以为安全的酒店私属海滩游泳,随后不久遇险。

“当时现场还有父子俩(陕西游客张晓军和儿子张子琛),这位大叔和他儿子在我弟弟后面游,父子俩往回游时,我弟弟就在他们身边,他有点体力不支就呼救了,大叔的儿子过去救我弟弟。”

家属两次打电话求救,酒店没有人出面

杨女士表示,事发后弟媳先后两次打电话向酒店求救,但酒店方没有主动施救的措施。

华商报记者看到,杨先生妻子手机通话截屏显示,18:49她和酒店前台服务员通话3分钟;18:57再次拨打前台电话,通话40秒。

杨女士说:“弟媳第一次电话打给酒店前台,前台说要请示领导。弟媳打第二个电话时,酒店还是没人出来,前台说要上报,直到我弟弟遗体被冲上岸酒店都没有人出面。当时弟媳非常无助,我们家属又赶不过来,我问她现在有没有人帮你,她说有个大叔的儿子也下去了,我让她要了大叔的电话。”

心有不甘,“离岸边五六米,救援及时可以救回来”

“我在上海,弟媳打来电话,我妈当时就哭了,说‘完了完了,你弟弟可能没了’,因为那时候他人已经找不到了。我们赶紧找各种电话,看看有没有在当地的朋友,希望还有救援生还的机会,结果没过多久得知人已经没了……”杨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并不是救援人员找到弟弟的遗体,“这里离他下海的地方大约100米,是被海水冲上岸的。”

杨女士认为酒店有义不容辞的责任。“酒店应该配备有经验的专业救生员,包括游泳圈、救生衣,但他们酒店没有这些配置。在酒店门口出现生命危险的情况,酒店有义务救援,如果酒店有专业救生员,哪怕是有救援工具让我弟媳下去,我们都不会那么伤心,因为我们努力过了,但当时就是让我弟媳干等着,一家人急死了。”

“我们真的不甘心,弟弟出事海域距离入住的酒店并不算远,离岸边就也五六米,如果当时救援抢救及时真的可以救回来。”杨女士和家人质疑酒店应负管理责任,“我们在携程上看到酒店宣传这是他们酒店的私属海滩,是他们酒店的配套设施,我们有截图。但出事后酒店不承认是私属的,这是在找借口推卸责任。”

杨女士认为,酒店方在事发后才竖立了安全警示牌。

“家人特别伤心,父亲几乎一夜白头”

遇难者杨先生今年34岁,是某企业高管。意外遇难让家人悲伤不已,杨先生65岁的父亲几乎一夜白头。“我弟弟是个特别优秀的人,公司非常重用他。”杨先生的姐姐说,父亲就弟弟这一个儿子,一直以弟弟为傲。“现在却出了这个事情,一切都没有了,老人家没办法接受弟弟走了这个现实,弟媳也每天看照片在哭。但是老人还要硬撑着,我爸说‘我现在真的要坚强,因为还有两个孙子要靠我。’”

“弟弟的遗体10月4号已经火化了,我们带着弟弟的骨灰返回了浙江老家。”杨女士和家人不能接受酒店方遇事处理问题的态度。事发4天了,酒店没有任何说法和表达歉意。

“听说这里10月1日就发生过溺亡事件。10月2日又一次出现这种事情,当天两位父亲痛失了两个孩子,背后是两个家庭,还不应该引起重视吗?”杨女士说,“这片海滩浴场既然开放就要管理。以后还会有人到这里旅游,我觉得酒店应该尽到应有的责任,但这家酒店没有任何提醒。”

回应

酒店否认私属海滩

“海边不能游泳只能看海”

10月7日,华商报记者联系琼海博鳌涉事海景酒店,针对网上宣传是“私属海滩”,工作人员表示:“海滩不属于酒店,是公共的。只能在海边看看,不能下去游泳,这是镇政府下达的。”

针对10月2日杨先生家属联系酒店救援一事,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具体情况,但证实酒店没有救生员、救生衣。华商报记者询问10月1日是否发生溺亡事件,这位工作人员答复称:“是的,所以禁止游泳。”

当地政府回应

警示牌早就立了

博鳌镇政府工作人员告诉华商报记者,节前镇政府就组织开会并有些布置,涉事酒店负责人应该也参会,不允许游客下海游泳。

对于出事海域竖立的安全警示牌,工作人员称:“很早就立了警示牌,一直就立在那里。”

对于接连出现溺亡事件,镇政府采取什么针对措施,这位工作人员表示,这个问题需要同相关领导联系。 华商报记者 李华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