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女孩病情加重,已被禁用多年的剧毒百草枯,为啥又离奇现身?

头条
4阅读

#专家呼吁购买有毒农药应实名制#

一位13岁的女孩,因和同学闹矛盾,一时想不通竟然赌气喝下半瓶除草剂(百草枯),被发现后紧急送往医院抢救,前三天身体状态还算正常,不过从第四天开始,病情开始急剧恶化,在撕心裂肺般的折磨下,救治前景并不乐观(这是百草枯中毒的特性)。

有人说,现在的孩子心理素质太脆弱了,动不动就寻死觅活,看来今后无论是家庭,还是学校,都要加强对孩子的心理辅导,这样的悲剧,实在不应该在孩子们身上发生。

不过,让广大网友更接受不了的是,百草枯作为一种对人剧毒(10毫升剂量即可致死)、且没有特效解药的灭生性除草剂,虽然除草效果一流,且成本低廉,备受市场欢迎,但被人服用或误服后,几乎没有救活的可能,因此被人们形象地称之为“死亡之水”。

其实从2012年开始,我国就对百草枯水剂采取了限制性管理措施,自2014年7月1日起,撤销百草枯水剂登记和生产许可,再经历两年市场消化期后,到2016年7月1日止,禁止百草枯水剂在国内销售和使用。

也就是说,百草枯已经禁用多年,为啥如今又离奇现身,让一位13岁女孩生命垂危,每天都清醒地感受着痛苦的折磨?

对于这个问题,据某农药生产企业销售代表透露,百草枯因对人剧毒而被禁止,虽然有些可惜,但本着人道的原则,大家就得支持此项决定,但是,百草枯对杂草的杀灭效果实在是太好了,而且价格十分便宜,对环境还安全,能跻身全球第一销量的除草剂,就可见百草枯的影响力有多么的大了。

在百草枯被禁用后,替代产品草铵膦和敌草快不是价格过高,就是杀草谱窄,总是达不到农户想要的效果,这时候就有农药生产企业开始铤而走险,借用敌草快的包装,罐装百草枯进行销售。

所以,但凡在市场上发现有敌草快价格便宜,效果还特别好,瓶子里装的指定是百草枯。

这种现象一开始还遮遮掩掩,后来干脆就明目张胆了,农药厂家不挑明,农药销售渠道也心照不宣。

然而,他们一定不知道,一旦有人误服此类除草剂,结局将是致命的,不但服药者致命,经营者的下场也将是致命的,按照《农药管理条例》第36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生产、经营和使用国家明令禁止生产或撤销登记的农药。第40条规定,有此行为者,将依照刑法关于非法经营罪或危险物品肇事罪进行追究刑事责任,在农户不知情的前提下购买了“偷梁换柱”的农药并因此发生生命危险的,生产者和经营者还要承担民事责任。

也就是说,经营者只要合法经营农药,用户服用或误服农药所带来的责任与后果,和农药生产者和经营者无关,若是违规经营所造成的责任与后果,经营者也无法逃脱干系。

中国中毒与救治专委会常委、崇州市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夏敏表示,“对农药生产、销售及购买环节,应当一律实行实名制,必要时,除了实名制,一些重点地区,还可以考虑推出农业服务人员与农民联名购买制,对大面积、大剂量使用有毒农药的地方,由农业技术员监督,并负有一定的责任,只有从源头抓起,从购买使用渠道抓起,比出了问题再抓更有保证。”

对于专家的建议,有人给予了积极的好评,但也有业内人士指出,现实问题还是要加大市场执法力度,将假冒伪劣及违法经营高毒、剧毒农药进行拉网式查处,当经营违法成本无限提升时,也就没人敢以身试法了,之后再将专家的建议逐条落实,方能最大限度地防止悲剧再次发生。

总结:被禁用多年的百草枯之所以又离奇现身(与其说离奇现身,倒不如说根本就没消失),和经营者的利益有关,虽然百草枯制剂在市场上已经禁用,但百草枯母液还在生产(仅限于出口),谁敢保证没有外流的可能呢?即便现有生产百草枯母液的企业可以做到不外流,但百草枯母液合成技术比较成熟,曾经的百草枯母液生产企业或一些黑工厂都有能力生产加工。

因此,若想杜绝百草枯的悲剧,严查百草枯加工窝点才是杜绝流向市场的关键所在。

来源:佰秀农业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