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恶嫂杀侄案回顾:因被嘲笑只会生女儿,女子毒杀4个侄子泄恨

头条
11阅读

虽然新中国成立后,“生儿生女都一样,女儿也是传后人。”的口号喊得响亮,但是不少人还是有着生儿子的执念。甚至有人花大价钱去香港检查腹中胎儿是男是女,如果是男孩就留下,如果是女孩就打掉。还有一些边远地区为了求儿子,天天求神拜佛,吃一些来路不明的东西。

一个家庭如果前面几个女孩子都是“娣”结尾的名字,那么这个家庭肯定是很想要个儿子。即使被不少人调侃“家里是有皇位要继承吗?”也不放弃此生的“追求”。可是生儿生女这件事情本来就是随机的,如果强求,让这个无形的枷锁将自己压得喘不过气来,那真是舍本逐末了。

四川富顺县的一对夫妇十几年间连生四个儿子,可是四个儿子都先后夭折了,警方查明原因后,四个孩子均是被夫妇俩的嫂嫂投毒害死。这个嫂嫂为何如此歹毒?让我们带着疑问,接着往下看。

四川省自贡市富顺县兜山镇正义村,是个交通闭塞的小山村,这里住着不到一百口人,到县城得30公里。这里有个叫刘家荣的老人,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叫刘坤,另一个叫刘强。为了让兄弟二人以后好有个照应,老人家让兄弟二人都住在一个院子里。

刘坤娶妻张凤,刘强娶妻马芳,之后小家庭的矛盾就没有断过。

刘坤夫妇一直生女儿,而刘强夫妇却第一胎就是儿子。妯娌之间,马芳总是嘲笑张凤,两家人住在一起,低头不见抬头见,张凤心里的怨气越来越大。好在还有兄弟二人和刘家荣老人在中间调解,日子也勉强可以凑合着过。

自从1993年刘家荣的老伴过世后,家里奇怪的事情就越来越多。家里养的猪莫名其妙口吐白沫后死亡,家里的鸡后来也是这个症状,纷纷离奇死亡。

诡异的事情渐渐到人身上,刘强夫妇和儿子刘波总是眩晕、抽搐,去医院看病是常事。特别是刘波因为年纪尚小,症状特别严重,去医院好不容易才抢救回来。因为就这么一个儿子,夫妇俩格外注意。

马芳比较迷信,她认为是婆婆去世了,所以家里有些不干净的东西。她请来很多神婆道士在家里做法事“辟邪”。折腾了几个月,家里终于清静了,夫妇俩松了一口气,确定是神婆起了作用。

可是到了1996年夏天,儿子又再次出现那些症状。由于离县城太远,夫妇二人请来赤脚医生救治。可是刘波还是因为抢救无效去世。大儿子的离世让夫妇二人悲痛不已。

直到二儿子出生,夫妇二人才慢慢走出悲伤。可是生下小儿子这件事让隔壁的张凤感到十分不满,因为公公张家荣格外偏心这个孩子一些。她经常有事没事来找茬,两家人的吵闹声不断,关系越来越差。

2003年6月,二儿子也因为同样的症状去世了,赤脚医生检查不出什么,只说是痢疾。刘强夫妇没什么文化,他们认为是家里的风水不好,所以再一次请来神婆“驱邪”。可是“辟邪”似乎没有什么用,他们的三儿子也在2004年死于同样的症状。

夫妇二人连着失去三个儿子,伤心不已。这个地方显然风水不好,他们毅然离开老家去成都打工。2006年12月,小儿子刘洪出生了,夫妇二人喜不自胜,将他保护得好好的,生怕再出什么问题。

小家伙长得虎头虎脑的,身体也健健康康的,一直以来连感冒都少有,和他三个去世的哥哥不一样,刘强夫妇倍感欣慰。但是还是为了怕以前的事情发生,马芳专门辞了工作,待在家里照顾刘洪。

2008年8月的一天,刘家荣在自家院里干活的时候不慎摔了一跤,刘强夫妇听说了后特别着急。想想也很久没有回去看望老父亲了,于是夫妻二人即日买好回老家的车票,带上小儿子刘洪回到了富顺县。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带着儿子住在二姐家,对于老屋,他们实在是有阴影了。

8月23日中午,两口子在刘坤家吃过午饭,商量着带着老父亲去成都看病的事情。突然就刘洪开始肚子疼,这让刘强夫妇之分紧张,马芳开始喂孩子吃药。可谁知刘洪吃下药后开始口吐白沫、倒地抽搐。刘强夫妇马上带着孩子去镇上的卫生院,刘坤夫妇也跟着去了。可刘洪还是抢救无效死亡。

看着夭折的孩子和哭得死去活来的妻子,刘强彻底愤怒了。他想:明明在成都一切都好好的,为什么回到老家就会这样?肯定不是风水的问题了,是有人要害自己的儿子们。

这件事情不仅仅是刘强有怀疑,也引起了媒体的关注。重庆某医院的专家看到新闻就表示愿意帮助刘强查实,警方也极力配合。他们将刘洪开棺验尸,法医验过尸体后,查出尸体中含有“鼠毒强”的成分!随后对前面三个儿子也开棺验尸,均查出“鼠毒强”的成分。这个结论推翻了刘强夫妇此前鬼神论。

不是天意,而是人为。警方立即成立了专案组。据刘强口述,家里只有哥哥刘坤和嫂嫂张凤没有得过这种“怪病”,据村民举报,曾看到刘坤趁着夜色将半包老鼠药倒在外面。刘坤知道这件事情后,身在广州打工的他还特地托人留意案件的进度。另外刘洪中毒当天中午以前,家里只有他的母亲和刘凤,刘凤下毒可能很大。

2009年4月,警方将刘强夫妇抓获。面对警方的审讯,刘凤交代了自己的罪行:马芳的四个儿子都是她用鼠毒强害死的。

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刘凤也如实回答:因为自己接二连三生的都是女儿,而马芳却一直生儿子,公公也格外宠爱他的孙子。刘强夫妇与她吵架时,总是用“生不出儿子”这种话来骂她,她怀恨在心,想让刘强尝尝没儿子的滋味,让他“断子绝孙”。刘凤只有小学一年级的文化,她不懂什么公序良俗法律条款,她只懂得“有仇不报非君子”。

刘洪出事后,刘坤也意识到问题所在,他不断地询问妻子,得出真相后他原谅了她,毕竟还有五个孩子要养育。傍晚悄悄扔掉了剩下的“鼠毒强”,却没有想到被路过的村民瞧见。此行为构成了帮助毁灭证据罪。

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的犯罪人,其犯罪行为通常是唆使、协助当事人隐匿证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七条规定,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而张凤是因为嫉妒刘强家连生四子,不惜对四个无辜孩子下狠手,构成故意杀人罪。

《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 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最终张凤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刘坤则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缓期四年执行。

鲁迅先生说“我们极容易变成奴隶,而且变了之后,还万分喜欢”。这和斯德哥尔摩效应差不多,在重男轻女的牢笼之下,有朝一日角色升级成为母亲后,就从被羞辱被伤害者转换为施虐者,将之前所承受过的苦痛和轻视都让自己的孩子(儿媳)重新经受一遍,因为跪着走路习惯了,但凡发现有人站起来,就会无法适从,就会指责不孝。

来源:观潮史文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