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莱美四大奖项包揽三个 R&B音乐再次复兴?

娱乐 2022-04-08 09:08:38
5阅读

本文转自:北青网

“年度新人”奖得主 奥利维娅·罗德里戈 ◎王加

在延期了近两个月后,姗姗来迟的第六十四届格莱美颁奖典礼在赌城拉斯维加斯拉开大幕。相比较数天前因“史皇”威尔·史密斯在全球直播众目睽睽的一巴掌而引爆话题的奥斯卡,本届格莱美反倒显得“中规中矩”了。

R&B音乐复兴

纵观今年的格莱美获奖名单,一个重要的现象就是R&B音乐的复兴。四大通类奖项中三个被R&B艺人揽入囊中,这是过去数年格莱美都不曾拥有的景观。这当然有格莱美“亲闺女”阿黛尔的新专《30》因为发行晚错过报名时间的客观原因(也可以预见明年的格莱美将再次大概率被“阿呆”横扫),但本年度R&B专辑的质量也确实极高。

比如竞争最激烈、每次压轴揭晓的“年度专辑”入围名单是当之无愧的群星荟萃,包括贾斯汀·比伯、“坎爷”韦斯特、“霉霉”泰勒·斯威夫特、“豆荚猫”Doja Cat、Lady Gaga和Tony Bennett爷爷的爵士老少配等等,其中任何一位的作品拿奖都算是情理之中,而最终捧得金色唱机奖杯的则是R&B歌手乔恩·巴蒂斯特的新专辑《We Are》,他曾为2020年皮克斯动画电影《心灵奇旅》作曲而荣获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奖。事实上,在本届格莱美拿到11项提名的巴蒂斯特是毫无疑问的大热,而这张融合了爵士、灵魂乐、R&B曲风,制作精良的多元专辑《We Are》获得了学院和听众的一致好评,拿到四大通类的最重量大奖“年度专辑”可谓实至名归。

而另两大通类奖“年度制作”和“年度歌曲”则被“火星哥”布鲁诺·马尔斯和歌手兼制作人安德森·帕克联手的复古二人组Silk Sonic所演唱的《Leave The Door Open》斩获。唯一一个“年度新人”大奖落在了初出茅庐便一鸣惊人的流行歌手、美少女奥利维娅·罗德里戈手中。相比较千禧年前后R&B的“黄金时代”,在过去数年中,R&B和灵魂乐在格莱美四大通类奖项的战绩并不突出,甚至一度变为小众音乐。或许,源于疫情让人们沉淀下来的契机,在体验完那些千篇一律的口水歌和玩遍各种合成器音效的实验风之后,才意识到舒缓耐听且丝滑悦耳的R&B和复古灵魂乐仍是耳畔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但见新人笑,哪见旧人哭

在本届格莱美颁奖典礼前,年轻貌美的奥利维娅·罗德里戈以新人之姿凭借处女专辑《Sour》拿到7个提名,很多人预测她将重演两年前“碧梨”首秀6提5中的绝佳表现。最终年仅19岁的罗德里戈也没有让众人失望,7提3中将“最佳流行歌手”“最佳流行专辑”和四大通类的“最佳新人”揽入怀中。而在颁奖典礼之后的合影环节,她也重演了三位前辈泰勒·斯威夫特、阿黛尔、Lady Gaga因拿奖拿到手软而掉奖杯的滑稽一幕。

与新人意气风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格莱美“旧爱”的集体失宠。三位大热歌手,贾斯汀·比伯8提0中、“碧梨”7提0中、Lil Nas X 5提0中,多少有些令人意外。除了这三位的铩羽而归,3提0中的“A妹”爱莉安娜·格兰德和2提0中的“霉霉”泰勒·斯威夫特甚至都未到场。

学院派有其固定的模式和喜好,短期内也很难改变,但音乐的多元化和创造力仍旧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在去年The Weeknd零提名的争议和抵制下,格莱美也在悄然无声地进行改革,比如匿名提名委员会已被取消,四大通类奖项的提名改为由所有评审一人一票产生。全新的规则瓦解了一直以来“秘密精英集团”的幕后掌控,未来的投票意见则将更为分散。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的格莱美荣誉在具备权威性的同时,也将更加透明并反映更多民意。上述拥有庞大粉丝群体的歌手们,倘若作品过硬,捧得金喇叭想必水到渠成。

“亲儿子”火星哥成功转型“二人转”

当去年“火星哥”布鲁诺·马尔斯宣布携手安德森·帕克打造限定复古二人组Silk Sonic并推出首单《Leave The Door Open》时,无数欧美乐迷为此欢呼雀跃,两位才华横溢的唱作音乐人实乃强强联合,这首融合了R&B、放客和灵魂乐的复古旋律听起来更是“纵享丝滑”,一经发行便直接登顶公告牌单曲排行榜。相比较曾来华献唱、拥有广泛歌迷群体的“火星哥”,当下炙手可热的音乐人安德森·帕克的知名度和受众虽不及前者,但仅比“火星哥”小一岁的他也是格莱美的常客。他的第四张录音室专辑《Ventura》在2020年获得了格莱美“最佳R&B专辑”,还曾分别将“最佳说唱表演”和“最佳R&B表演”的小金喇叭捧回家中。在今年2月五位西岸说唱大佬联手的美国超级碗中场秀上,帕克也不声不响地在Dr.Dre和“姆爷”Eminem师徒联手演绎后者经典《Lose Yourself》时忘情地打着架子鼓。由此可见,限定复古双人组Silk Sonic的成功绝非偶然。

在带来惊艳的开场表演之后,Silk Sonic凭借单曲《Leave The Door Open》收获4提4中的佳绩,在喜提“年度制作”和“年度歌曲”两大通类奖的同时还将“最佳R&B歌曲”和“最佳R&B表演”纳为己有。这一结果也让“火星哥”成就了一项壮举:已坐拥15座小金喇叭的他,自2016年以来已经实现了13提13中的神迹,绝对称得上是格莱美和学院的“亲儿子”。

获奖后心情爆好的哥儿俩在现场大演“小品”:每次登台都要“慢摇”扭着上、在获奖感言时高喊“今晚全场的酒我俩买单”、当镜头给到主持人崔佛·诺阿在与两人的互动中只专注于吹捧安德森而故意忽略身旁的“火星哥”时,后者演绎出的那溢出屏幕的不爽甚至令我们担忧引爆奥斯卡的“全武行”将再次重演。而在典礼末尾斩获第二个通类大奖“最佳制作”后,安德森在致辞中嘚瑟地表示:“我们已尽最大努力在此保持谦逊,但在行业中,我们今晚的表现叫做横扫。”一旁的布鲁诺·马尔斯更是从兜里掏出打火机直接点起了烟。哥儿俩从始至终,从台上演到台下贯穿全场的“二人转”无疑是本届颁奖典礼最大的亮点之一。一个限定的复古组合收获如此佳绩,难怪哥儿俩在获奖感言的最后向全场高呼:“谢谢大家,因为你们我俩余生会将这首歌一直唱下去。”或许,二人的限定组合会因本届格莱美的成功而续写。

中规中矩还是突破自我?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4提4中的组合Silk Sonic,还有两个二人组闪耀本场格莱美。Lady Gaga和96岁高龄的美国男歌手托尼·贝内特联袂演绎的爵士专辑《Love For Sale》拿到了“最佳非古典类工程专辑”和“最佳传统流行专辑”两个奖项,给老人的退休专辑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不能出席的老人在家中特别为Lady Gaga录制了开场短视频,而台上唱独角戏的后者也隔空向老人致意,这组充满了温情的忘年交跨界组合也令台下掌声不断。而另一对获奖的R&B女声二人组,SZA和“豆荚猫”Doja Cat在登台领取“最佳流行双人组/组合”奖项时则不禁令人捧腹。前者在家中从床上摔下受伤需要拄拐上台;后者觉得自己压根不可能拿奖去上卫生间,结果在得知获奖后提着长裙踩着恨天高飞奔回场,气喘吁吁地爆出金句“这辈子我从没如此迅速地如厕”令全场爆笑。二人登台的一快一慢也为颁奖典礼注入了更多欢笑。

纵观第六十四届格莱美,“波澜不惊”应该是一个恰如其分的总结。能够明显感觉到平时妙语连珠的主持人崔佛在串场时的克制与制造幽默的收敛。当然,在刚刚经历完一个平地起惊雷的奥斯卡之后,“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无疑是本届格莱美的底线。令人印象深刻的惊艳演出屈指可数,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拉胯表演也并未出现,加上每届颁奖礼固定的缅怀致敬环节,本届格莱美现场更像是一个在程式化范围内完成的中规中矩的作业。

万幸的是,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的天才音乐人们让发展到瓶颈的格莱美始终留有希望;但作为半个多世纪的业界标杆如何再创辉煌,如何在网络社交媒体发达的今天保持公信度和权威性,将所谓的音乐“学术”品质和市场反馈有机结合并找到平衡,将是学院派迫在眉睫需要深思的问题。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