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湖南援吉医疗队:在方舱安抚患者,也要不时给自己鼓劲

头条 2022-04-13 09:25:08
44阅读

本文转自:澎湃新闻

谷豪等人在查房 本文图均为 受访者 供图

4月4日晚,湖南第二批援吉医疗队抵达长春。此批医疗队员主要是负责承接当地方舱医院的运作,人数达302人。其中,医务管理人员1名、医师61名,护理240名。队员主要来自株洲、湘潭、常德、郴州等四个地市。比如,湖南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就派出了25名医护。

相对于第一批援吉医疗队负责的核酸检测工作,支援方舱医院的医护们与感染者直接接触,“亲密”相处,他们有怎样的感受?来自不同地市的医护,如何在2400公里之外磨合沟通?

4月12日,澎湃新闻邀请湖南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呼吸内科医生邓莉、中医科医生谷豪、急诊科医生李秀娟,讲述了他们的故事。

李秀娟在方舱医院

口述人: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呼吸内科医生 邓莉

“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安抚患者的焦虑情绪”

4月4日晚上6点多,我们抵达吉林长春。经过一夜的休整,我们立即投入到奢岭方舱医院的整建筹备中。在最初来的几天里,大家每天都要进行严格的岗前培训,考核合格后正式投入工作。

4月9日,是我们来到长春的第七天,也是我们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三人组正式入舱工作的第一天。在正式奔赴抗疫一线时,面对陌生的工作环境,我们内心多少有点忐忑不安。凌晨三点多,人们还沉浸在甜美的梦乡中,我和我的队友坐上班车出发了,阵阵凉风袭来,让裹着厚厚外套的我们没感觉到此刻是春末夏至的四月。

经过将近一小时的车程,我们来到了奢岭方舱医院。为了避免交叉感染,我们得做好严密的防护措施。在方舱,大家会互相提醒对方,口罩有没有漏气?防护服有没有破损?护目镜有没有漏气?紧张的同时,还有满满的温情。

一切准备就绪后,就正式踏入病区工作了。我们负责的是1-2号舱,已开放420张床位,今日共收治17个患者,大部分都是轻症患者,少数为无症状感染者,其中一名81岁的高龄患者因合并多种基础疾病,经过我们评估诊断后将其转诊至定点医院治疗。

晚班医生详细地跟我们交代了每一位患者的病情以及需要注意的重点事项。从这些患者中。我们了解到,他们很多都是家庭聚集发病。如一家四口,两夫妻,或两姐妹等,来到方舱医院他们都非常配合治疗,希望可以早日回家。

舱里的医护人员来自湖南多家不同的医院,彼此互不认识,即使是认识的人,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口罩,大家都得先问你是谁,但是大家尽量克服困难,协作共管,联合开展医疗工作。

邓莉等人在查房

虽说平时的临床工作已非常忙碌,但舱里的工作状态跟平时完全不一样,穿着严密的防护装备,我们的视线变得模糊,耳朵也听不太清只能反复询问,手脚也变得不灵活,平日很快就能完成的工作,在舱内可能要多花几倍的时间才能完成。

方舱病区大多数患者病情不重,治疗以口服用药为主,所以我们医护人员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安抚患者的焦虑情绪,帮助他们建立定能康复的信心。在巡房时,一个五岁的小宝宝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和他九岁的姐姐,还有爸爸、妈妈相继被确诊。本该调皮爱闹的年纪,却安静地捧着一本书依偎在妈妈怀里,不哭也不闹,我亲切地问他哪里不舒服,他礼貌地回答我没有,经过一夜相处,我们一起约定明天再见。

四小时工作结束,经过一整套严密的脱防护服消毒流程,踏上下班的班车已将近中午十一点,空荡荡的街道,光秃秃的树杈以及随处可见的“党员冲在前,抗疫在一线”醒目标语似乎在告诉我们疫情终将过去,繁花必将如常。

长春技术学校临时改建而成的方舱医院

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中医科医生 谷豪

“不能做过多动作,怕口罩松动”

这日我在凌晨3点的闹钟中醒来。起床、洗漱、简单进食,坐上大巴,在凌晨五点左右抵达方舱医院。按照之前的操练,把N95口罩、隔离帽、防护服、隔离面罩、鞋套等设备佩戴完成。进入病房后,我与小组成员邓莉老师、李秀娟老师一起来到了医生交接班处。

交接班完成后,我们看了看时间,还是凌晨六点,为了让病人多休息会,我们没有立即查房,而是等到了7点钟。在这一个钟头里,我们熟悉一下电子病历系统和对讲机的使用。

七点一到,我们三人准时查房。“你好,今天有哪里不舒服吗?有没有发热?有没有咽痛?有没有咳嗽?大小便正常吗……”我们一遍遍地询问每个病人,不仅要熟悉每个患者的病情,还要大概了解患者的心理状况。要知道新冠疫情对患者、对群众、对医生的心理健康都带来了严峻挑战。欣慰的是,病人都比较稳定,没有出现特殊的变化。查完房后,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八点多,我们将情况如实上报给了医疗队。

此时,我以为绷紧的弦可以稍微放松,突然发现我防护服外面的靴套在不断地往下掉落。正当我不知所措时,旁边的护士妹妹提到,昨天也有同事出现类似的情况,可用医用胶布在鞋套外围粘贴一圈。尽管如此,为了安全起见,邓莉老师、李秀娟老师让我尽量少走动,避免鞋套脱落。遇见问题不可怕,因为我身边有一群靠谱的伙伴。

还有半个钟头即将下班,这个时间段,我们小组成员,不能做过多的言语交流以及行为动作,因为这些都会造成口罩松动,破坏防护屏障。所以我们只能耐心等待交接。到了九点钟,下一组的小伙伴按时接班。

脱防护服时出现一段小插曲,由于缓冲区的门锁坏了,有别的组其他队友锁在了缓冲区,还好有队友及时来解决。我们登上返程大巴车抵达酒店后已经是十一点一刻了。长时间不吃不喝,我们非常急切想回房间休息,但这时候仍不敢掉以轻心,还得进行一系列消杀,消杀完以后把鞋子、外套放在房间外的污染区,进入半污染区沐浴,沐浴完以后再把手术服消毒半小时,并把衣服洗干净后才能用餐,此时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

真希望疫情早日结束,大家都能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

下班候车

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 李秀娟

“直接面对患者,也要不时给自己鼓劲”

4月9日晚是我们进入方舱的第一天,凌晨三点,我们一行队友,早早排好队等待大巴将我们送往方舱医院,虽然外面的风有点凉,但是队友们的相互关心,让我觉得非常温暖。

坐在大巴上,透过玻璃窗,沿途映入眼帘的,是空旷清冷的街道。面对疫情,我内心还是有些忐忑的。我想起离开家乡时,亲人的叮嘱,“注意安全,平安归来。”

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援吉队伍

来到长春,一下飞机便感受到了长春人民的热情。工作人员、志愿者、患者、普通民众,亲切的话语,真诚的笑容,发自肺腑的慰问信,优先供应的各种物资,无微不至的人文关怀,无时无刻不让我们沉浸在感动之中。我知道,疫情当前,我必须做好准备,全力以赴,打好这场抗疫攻坚战。

今日接诊舱内的患者以轻症和无症状为主,大多数患者还是比较淡定的,只有少数情绪波动比较大,有的甚至崩溃大哭。作为直接面对患者的医生,有时也会被触动。我不时给自己鼓劲:疫情总是暂时的,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回归正常生活。我必须要心无旁骛地投入工作,和患者一起对抗病毒。

经过一夜的忙碌,发现窗外天已亮,准备出仓,队友指导我脱下防护装备。反复叮嘱院感无小事,只有一步一步严格按照规程,才能确保自己和同伴们的安全。在队友的帮助下我规范完成指定动作,顺利出舱。同伴们的相互帮助、相互指导,也铸就了我们共克难关的信念。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一定同质朴、热情的长春人民一起守护好这座城市,不畏疫情遮望眼,只愿美好在明天!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